联系我们

  • 地址:
  • 南京市云南路

  • 31-1号苏建大厦 

  • 邮编: 210008
  • 电话:
  • 025-83209416

  • 传真:
  • 025-83209415

  • 网址:
  • www.jsaett.org.cn 

  • 邮箱:
  • jsaett@163.com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专家视角专家视角

    王一鸣:以质量追赶构筑新的产业体系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为质量追赶创造条件,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会为质量追赶打开新的空间,降成本有利于新的技术、产品、业态、模式的发展,补短板可以为质量追赶提供支撑条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在2016国家制造强国建设专家论坛做主题演讲时表示。本次论坛由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主办,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承办。

    中国正在从数量追赶转向质量追赶

    从中国经济增长的曲线来看,差不多经历了六年增速的放缓阶段。王一鸣认为,数量和规模扩张为主的追赶潜力已经基本得到释放,中国经济供给和需求的基本面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从供给端看,2012年以来,劳动力供给减少,储蓄率开始下调,资本的投入也在放慢。从需求端来看,住和行的主导需求结构在发生变化。从国际比较来看,传统制造业数量扩张,或者说大规模扩张的阶段将要结束,经济发展从高速转向中高速,处在市场供需变化的重要阶段。

    王一鸣说,扩大投资是过去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方式之一,但现在投资的边际效应逐年在递减,每新增一块钱GDP所需的投资近几年出现明显上升的态势,如果再采用单一扩大投资手段,不仅投资效率下降,还会带来债务杠杆的攀升。因此,数量追赶规模扩张的路子越来越受到约束,再像过去一样追求数量扩张、追求规模扩张、追求圈地、追求搞园区、追求扩大产能等传统模式越来越不适应当前发展的需要,要从数量追赶转向质量追赶的阶段,产业发展模式也要从铺摊子为主转向上台阶为主。

    王一鸣认为,质量追赶的核心是要迈两个台阶,产业升级迈上一个新台阶,创新也要迈上一个新台阶。他说,质量追赶阶段有新的特征,产业规模扩张明显放慢,但产品质量、品质、性价比、品牌影响力大幅度提升,研发和设计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人力资本地位大幅度提升,劳动生产率、投资回报率、全要素生产率成为主要的衡量指标。企业要从以前的速度效益型逐步转向质量效益型,这是质量追赶阶段特征性的变化。

    创新在质量追赶阶段最为关键

    质量追赶的难度表现在质量提升上。王一鸣认为,现在进入标杆追赶型阶段,按照国际的标准标杆追赶。下一步将从追赶到并跑阶段,有些领域进入并跑阶段后就要进入前沿的拓展型的增长阶段。在这个阶段,创新的瓶颈能不能突破,创新是否足够活跃,创新的成功概率有多大,对质量追赶阶段最为关键。

    王一鸣表示,要用质量追赶推进产业升级,核心是价值链的提升,它的投入方式要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竞争方式要从成本竞争转向质量、技术、品牌和服务的竞争。以质量追赶构筑新的产业体系,六个领域是最为关键的。

    一是新型制造业,按照《中国制造2025》,形成智能化、数字化、网络化的制造体系。

    二是生产性服务,制造业通过生产性服务、研发、设计、标准、供应链管理提升价值链,这些业态原来是在企业的内部,现在有的已经外化为市场的主体,发展这些生产性服务业,帮助制造业提升价值链最为关键。

    三是培育新兴的产业,包括新的技术、产品、业态、商业模式,形成核心技术、战略产品、工程与规模化应用和配套系统,创新价值链,增强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四是传统重化工,如何把去产能与现代化改造结合起来,提高环保、节能、技术标准,需要加快技术并购、产业重组和优化布局,包括鼓励产业跨国经营和跨国发展。

    五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如何推进这些产业从单一的劳动密集转向劳动、知识、技能相结合的方向发展,通过提升人力资本来推进加工贸易向劳动知识和技能相结合的方向发展。

    六是高技术产业,如何强化研发设计的能力,促进高技术产业向自主研发制造为主导转变。

    王一鸣说,创新是建设质量追赶型产业体系的核心和灵魂。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变革蓄势待发,前沿的技术更新非常快。量子通信、智能制造、机器人、脑科学都是我国下一步需要去重点部署的。要形成一批有国际竞争力的领军企业,每个行业都要有领军型的企业,中国制造的格局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通过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也会涌现出成长性很强的企业,这些企业会迅速成长为未来承载国家制造业希望的新兴企业。

    质量追赶型产业体系建设需要改革

    推进质量追赶型的产业体系建设也需要改革。王一鸣表示,通过改革来落地,比如,国有企业改革,产业政策如何从特惠转向普惠的制度,建立市场化的融资机制等等,这些都是质量追赶型体系制度环节所需要的。另外,还要形成有利于创新发展的体制生态,营造激励创新的公平竞争环境,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氛围,支持创新的金融工具,包括风投、创投、众筹这些新兴的融资工具,完善成果转化的激励机制,给研发人员、创新者以足够的回报,创新培养和吸引人才的机制。人才的作用、人才对创新的引领作用,在这个时代已经越来越凸显。要突破瓶颈实现创新驱动发展,必须注重发挥企业家的才能,创新的主体是企业家,企业家最核心的功能就是创新。

    王一鸣强调,创新一定要以需求为导向才能真正有生命力,企业研发如何跟踪市场最前沿也很重要。随着制造技术逐步从追赶转向并跑阶段,很难有清晰的目标、明确的技术路线,需要在试错的过程中去发现和找到创新的方向。科技研发投入也要转变模式,如何从事前投入逐步转向事后的激励型投入,这跟研发创新的变化也是关联的。企业最终要增强竞争力,还需要去国际市场搏击。企业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在海外建立研发中心吸纳国际资源,这些是使企业最终形成强大创新力的关键。

    “我们需要通过创新去赢得主动、赢得优势、赢得未来。”王一鸣表示。(王一鸣: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来源:《中国电子报》)

      
    上一条: 没有了
    下一条: 张瑞敏:制造业向体验经济转型重在构建平台